走出英国封锁——一个反思和变革的时刻?

TC bw

联系方式 Tom Cartledge
tom.cartledge@handley-house.com

随着英国非必要零售业和户外餐饮业重新开放,人们对回归正常的期待越来越强烈。但是,随着人们重新开始理发、露天喝酒用餐,问题仍然是:过去 12 个月里,我们所有人,无论是宅家还是工作,是否从根本上改变了自己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还是‘旧习难改’?Handley House 首席执行官 Tom Cartledge 分享了他的想法。

设计思维
Crowd shot

随着英国非必要零售业和户外餐饮业重新开放,人们对回归正常的期待越来越强烈。但是,随着人们重新开始理发、露天喝酒用餐,问题仍然是:过去 12 个月里,我们所有人,无论是宅家还是工作,是否从根本上改变了自己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还是‘旧习难改’?

最近有很多人谈论新冠肺炎疫情与之带来的一切正在‘加速变革’。但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是否更多是因为:作为西方发达社会的英国,之前接受变革的速度太慢?

对我来说,去年全球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方面的差异非常有趣。我们 Handley House 于 2020 年初就在中国开始了抗击疫情之措,我们在上海和香港的分公司率先关闭。上海分公司在 8 周后重新开门,此后便一直如此;同事们照常设计和创作。我们的工作模式和安排上有细微的迅速变化,但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切照旧’。

中国的客户也是如此,他们没有提到后新冠肺炎疫情时期的变化。相反,他们专注于为新兴阿尔法世代开发新的综合用途场所和空间。也许亚洲原有的规模、雄心壮志和增长已经在推动变革,而无需进行重大的调整或反思。我们在中国投入设计行业已有 20 多年,亲眼目睹了城市环境不断改善的孜孜渴望。虽然中国在历史上可能因缺乏环保资质而面临挑战,但我相信,中国将是率先实现减碳目标的国家。

回到我们的旅程:2020 年初,新加坡关闭、开放、再次关闭和重新开放!与中国模式类似,新加坡的团结一致和战胜病毒的志向使得当地的生活方式与之前几乎没有明显的差异。但与此同时,中东、印度、洛杉矶和英国的人民仍然在各种模式之间徘徊。那么,随着经济重新开放,我们是恢复原态,还是会有一些变化?

首先,我相信,我们本质上都是社会人。我们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本能,即归属感,想成为群体中的一份子。称之为社区或社会。无论是在家、休闲还是工作,我们都渴望别人创造和分享经验。我还相信,这种基本的驱动力将让我们变回以前那个更负责任的自己。我个人迫不及待地想回到办公室与同事共同创作,重新进入当地街道、商店、酒吧和餐厅,当然也想与家人和朋友见面。

但我已经了解到,在我的生活中,这些不同的元素可以得到更好的平衡和塑造。而且,我个人在消费、旅行习惯、工作和生活习惯上所做的改变,可能会与他人的调整相结合,以推动更广泛的改变模式,这可能会改变我们未来的生活、工作和娱乐方式。这该如何理解呢?

2019 年的 我去海外旅行更多次,通勤时间更长,并且总是尽可能地选择面对面的会议。这是一种附带非预期成本的工作模式:碳排放量相当大、网上购物增加、与朋友相处的时间减少、家庭和工作之间的界限模糊。我很累,且运动量不足。但 2021的我(仍在进行中)将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状态。我将减少旅行,在家工作的时间更多,并且肯定会知道何时以及如何封闭和见人。我还会在当地购物。我感觉自己变的浪漫了,但这段全球反思时期让我有机会慢下来欣赏到了当地的一切。

‘我相信,我们本质上都是社会人。我们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本能,即归属感,想成为群体中的一份子。称之为社区或社会。无论是在家、休闲还是工作,我们都渴望别人创造和分享经验。我还相信,这种基本的驱动力将带我们回到以前那个更负责任的自己。'

那么,作为一个多学科的创意团队,我们如何看待这段变革时期对工作的影响?我们知道,我们需要确保社会流动性和社会福利继续影响我们的设计方式。我们将继续以人为中心,与客户共同创造场所。通过倾听姊妹公司 Pragma 的数据分析内容,我们不仅能够清楚地看到和听到我们所做的设计决策,还能进行证实。我们将继续在全球工作室建立综合型团队,让我们的客户能够从全球最佳设计解决方案中受益。

我确信,我周围的团队将挑战并推动2021年的 我。当 2022 年到来时,反思我们在这一非凡时期的历程以及未来的道路,这将会是非常精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