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为科学与场所营造

Weston Baxter

联系方式 Dr Weston Baxter

基于行为科学的设计原理,是反思人与场所之关系的关键。它也可以看作是在世界摆脱封闭状态的过程中,与人类重建联系的意义。Benoy公司顾问、行为设计顾问及帝国理工学院助理教授Weston Baxter博士解释了其中缘由

设计思维
Crowd image

在设计上,行为科学仍属于未认知领域。最大的一个问题是这一研究与洞察领域在人们眼里无关紧要,而不是设计流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需要呈现一套完整的设计,这前期研究的支持就会显得尤其关键。。我在帝国理工学院负责带领一个名为交互铸造的跨学科设计研究小组。我们的目标是帮助设计团队将行为科学融入工作流程,使其更好地理解行为、设计干预手段的框架计划,以及准确地在最终设计产出中体现对用户行为的见解和优化。一般而言,我们会将我们的专业知识应用到干预手段,以期丰富用户体验,提高效率和产能,其中关键在工作场所、社区凝聚力、感情联系和距离。

“企业对‘智慧’工作场所的投资通常会忽略的人类行为和人际关系的的基本原理的认知,而这些比起科技设备和工作流程优化,更加能体现效率。事实上,场所营造绝不能单独依赖于技术。我们须对场所的数字、物理和文化方面进行诊断,以揭示人员之间的协力方式,如何改善工作场所。”

使工作场所发挥价值

在工作场所中,我们利用行为科学来帮助企业设计出有意义的空间,既能提高效率又能改善员工工作环境。在当今这个办公桌轮用和临时工作室的时代,办公室和工作室的空间会给人短暂且没有人情味的感觉,众所周知,这种感觉会对效率和归属感造成负面影响。研究表明,人们对自身所栖居的空间会自然地产生一种归属感,即便在开放、非隔断的公用区域里,这种归属感也会导致人们出现领地意识和习惯性行为。

作为行为科学顾问,我们会对比和评估设计意图和实际用途,以理解工作场所是否合适。设计师是否考虑了空间中可能发生的多种互动?他们是否预测了可能会减少产出的多种干扰因素?员工是否会感到在所处的工作场所中只有顾客?凭借适当的关怀态度,我们可以设计出空间、产品、服务和政策,从而帮助人们即便在一个一次使用两小时的临时工作场所也能产生拥有感。以此方式,我们可以使员工适应这类工作场所而不会出现我们不想看见的领地行为。

企业对‘智慧’工作场所的投资通常会忽略的人类行为和人际关系的的基本原理的认知,而这些比起科技设备和工作流程优化,更加能体现效率。事实上,场所营造绝不能单独依赖于技术。我们须对场所的数字、物理和文化方面进行诊断,以揭示人员之间的协力方式,如何改善工作场所。通过深入了解一个场所多维度背景,我们可以塑造出高成效,可发展的行为环境,积极地影响员工幸福度、健康和产出。

社区凝聚力

行为科学可以帮助我们预测和概览再创造有关的复杂社会问题。我们在这方面的核心也是场所设计和拥有感。在城市环境中,我们发现许多不是私人拥有的公共空间,而人们仍可以与这些空间产生联系正如沿着现有空间建造新建筑物一样,社会、文化和审美认知划分区域也会导致社区破裂和排斥。

行为科学可以使我们了解为什么这些差异会出现,以及我们怎样才能通过先发性和咨询性的设计解决方案规避它们。社区参与对理解人们的认同感、主导权、拥有感,以及了解他们需要城市空间提供什么至关重要。为了避免领地主义,必须让当地的人融入进来,与他们一同创建未来城区环境而是并不是以人为中心,而是主张以人为本的设计。要对人类行为和态度开展沉浸式研究,并运用数据帮助我们建构和营造能够发挥作用的场所。简言之,要以科学的设计解决方案实现场所营造和社区凝聚的可持续性。

以沉浸式工作展开深度分析,指导项目开展并不需要很长时间,但前提是工作开展得恰当。即便是初期工作也能流程明确方向,,,从而节省长期耗时,使人员确信项目能够达成预期结果。

情感联系、污染和新冠疫情

最重要的是,行为科学研究可以使我们了解伴随每个客户项目的限制因素和机会。场所的设计可极大地影响人们的体验感和情感的联络。我们与客户在各种不同的环境背景下进行合作,从创新实验室到商业会议,以了解妨碍实质性联系的文化和物理障碍,以及有可能形成阻碍的空间安排和结构为目标。然后我们提出设计解决方案来帮助重新配置和改进该类结构,最小化制约条件并最大化机会——例如,强化会议环境中的小型分会场,使得联系和交流更加有机。

当然,在目前这个既陌生有冲满了挑战的时期,,我们必须重新评估人们的情感联系包括距离的整个概念。新冠疫情导致我们必须彻底地审视工作场所、公共空间和场所营造。长久以来,一直影响社交场所的部分因素是“污染”,但现在我们将其视作主要因素。当场所栖居的人数多于一人时,我们须考虑人群数量对人群移动、集中和交流的影响。当占有率和使用率提高时,场所是如何被“污染”的?

要解决这类问题,我们须从最广义的角度思考什么是场所污染。互动被污染可以指细菌和健康问题,也可以指损害产出和归属感的视觉及听觉干扰。对于新冠疫情过后的工作场所,组织须对共享空间和私人空间进行反思,来优化空间清洁度和最小化空间干扰因素。我们致力于设计出一个能使人成功互动的,并具备人与空间相互协调功能的空间我们须进一步理解该类互动是如何随着用户人数和使用率变化的。

有的人认为全球疫情将导致开放式工作的消亡,引发筒仓式和隔断式工作站的回归。从个人角度来说,我认为这会是一种倒退。我相信目前的危机是一个机遇,我们可以利用对人类行为的了解来营造富有想象力的全新直观空间,既提高安全性和产能,又以丰富的情感联系为核心实现办公场所营造的可持续性。